当前位置:主页 > 衡水科技 > 文章内容

Allbet Gmaing:成长提速 无人驾驶离我们尚有多远

日期:2020-07-05 浏览:

  6月底,上海智能网联汽车规模化载人示范应用启动,滴滴出行首次面向公众开放自动驾驶服务。5月,河北沧州经济开发区开放第二批智能网联汽车测试路网,将载人自动驾驶区域推进到沧州主城区,市民或游客可通过微信公众号“沧州云图科技”进行试乘预约参与体验。

  随着越来越多的自动驾驶汽车服务上线测试运营,无人驾驶汽车普遍应用于生产生活的场景离我们到底还有多远?

  重点规划国家政策布局引领

  无人驾驶技术(亦称自动驾驶技术)被认为是未来人工智能发展的重要突破口,在当今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突飞猛进的浪潮下,国家也将无人驾驶划入重点规划层面。

  2015年国务院印首次提出智能网联汽车概念,明确将智能网联汽车列入未来十年国家智能制造发展的重点领域。

  2016年6月,工信部批准建设的国内首个“国家智能网联汽车(上海)试点示范区”封闭测试区在嘉定上海国际汽车城正式运营,开展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验证和智慧交通示范。

  2017年4月,工业和信息化部等三部门联合发布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中,将自动驾驶汽车列为重点任务之一,并提出要加快推进自动驾驶汽车法规体系建设。同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将自动驾驶汽车列为重点培育的八大智能产品的首位。

  2018年4月,工信部发布《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明确测试主体、测试驾驶人以及测试车辆应具备的条件。全国众多城市陆续出台本地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管理方案。12月,工信部发布《车联网(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发展行动计划》,表示将加快构建智能网联汽车测试评价体系,建立健全智能网联汽车生产准入管理制度。为大规模测试示范和商业化应用提供政策和制度保障。

  去年9月,上海颁布国内首批智能网联汽车载人示范应用牌照,标志着国内先行企业探索无人驾驶汽车商业化运营的开端。目前,北京、上海、深圳、江苏、长沙、重庆等各地均已经开放自动驾驶车辆路测。

  从技术探索,再到市场化和商业化试运营,无人驾驶汽车逐渐走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抢占先机机遇与挑战并存

  作为汽车技术未来发展的风口,无人驾驶汽车也成为众多企业重点关注的对象。目前具有自动驾驶测试牌照的企业既有像百度、腾讯、阿里巴巴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也有北汽、上汽、宝马、奥迪、一汽、广汽、吉利、东风此类传统汽车制造企业;既有滴滴这种互联网出行公司,也有文远知行与小马智行等科创公司。为了抢占新一轮技术变革的先机,各企业均积极参与无人驾驶技术的研发和汽车道路测验。

  今年3月,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长安汽车智能化研究院智能驾驶所所长梁锋华驾驶具备L3级自动驾驶功能的长安UNI-T,在重庆参与了一场23公里的开放道路实验。长安汽车也成为中国首个在开放道路进行L3级自动驾驶体验的乘用车企业。4月,百度Apollo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于长沙正式上线,在开放道路智能驾驶示范区内,长沙用户通过百度地图和百度APP预约,迎来了自动驾驶出行体验。同样的,5月份,东风汽车(600006)与中远海运联合开发的无人驾驶集装箱卡车通过了实际生产运行试验,与此同时,东风汽车集团的自动驾驶物流车队、自动驾驶环卫车等几十辆智能网联汽车也在示范区内进行测试运营。表明无人驾驶技术在国内已经开始在乘用车和商用车领域的应用。

  但是,无人驾驶技术离真正走进日常生活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其中既包括技术瓶颈,也有法律法规的限制。

  首先,安全问题是限制无人驾驶汽车广泛应用的最大障碍。近日,特斯拉model3就在台湾发生了一起由于自动辅助驾驶系统故障导致的车祸,作为自动驾驶领域的巨头,特斯拉近年来频出事故,不得不让人对自动驾驶目前的安全性产生担忧和质疑。难以识别相对静止物体,这其中涉及到视觉算法、雷达、摄像头等技术性难题,在短期内难以得到有效的解决。

  其次,国家目前出台的相关政策基本上都是纲领性文件,仅仅涉及到无人驾驶的战略规划,以及相关法律法规体系的建设目标,尚未触碰《道路安全法》等法律层面的实质性修订和撰写。无人驾驶汽车的上路运行目前只能限制在封闭道路区域和智能网联路测专用道中,而且当前国内的政策法规还没有开放L3级自动驾驶车型上路行驶。无人驾驶法律法规的完善和修订,相关的伦理规范的界定,也充满了严峻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