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衡水八卦 > 文章内容

潍坊旅游景点大全:第01章 一剑穿心

日期:2020-04-11 浏览:

剑气纵横三万里,

一剑光寒十九洲。

× × ×

残秋。

木叶萧萧,落日满天。

萧萧木叶下,站着一小我私家,就似乎已与这大地秋色溶为一体。

因为他太宁静。

因为他太冷。

一种已深入骨髓的冷酷与倦怠,却又偏偏带着种逼人的杀气。

他倦怠,也许只因为他已杀过太多人,有些甚至是本不应杀的人。

他杀人,只因为他从无选择的余地。

× × ×

他掌中有剑。

一柄黑鱼皮鞘,黄金吞口,上面缀着十三颗豆大明珠的长剑。

江湖中不认得这柄剑的人并不多,不知道他这小我私家的也不多。

他的人与剑十七岁时就已名满江湖,如今他年近中年,他已放不下这柄剑,别人也不容他放下这柄剑。

放下这柄剑时,他的生命就要竣事。

名声,有时就像是个肩负,一个永远都甩不脱的肩负。

× × ×

“九月十九,酉时。洛阳城外古道边,古树下。洗净你的咽喉,带着你的剑来!”

× × ×

酉时日落。

秋日已落,落叶飘飘。

古道上大步走来一小我私家,鲜衣华服,铁青的脸,一柄长剑斜插在肩后,一双眸子却像是出了鞘的剑,正盯在树下的剑上。

他的脚步沉稳,却走得很快,停在七尺外,突然问:“燕十三?”

“是的。”

“你的夺命十三剑,真的天下无敌?”

“未必。”

这小我私家笑了,笑得讥诮而淡漠,道:“我就是高通,一剑穿心高通。”

“我知道。”

“是你约我来的?”

“我知道你正在找我。”

“不错,我是在找你,因为我必然要杀了你。”

燕十三淡淡道:“要杀我的人并不止你一个。”

高通道:“因为你太有名,只要杀了你,就可以立即成名。”

他嘲笑着,又道:“要在江湖中成名并不容易,只有这举措较量容易。”

燕十三道:“很好。”

高通道:“此刻我已来了,带来了我的剑,洗净了我的咽喉。”

“很好。”

“你的心呢?”

“我的心已死。”

“那么我就让他再死一次。”

剑光一闪,剑已出鞘,闪电般刺向燕十三的心。

一剑穿心。

就只这一剑,他已不知刺穿几多人的心,这本是致命的杀手!

但是他并没有刺穿燕十三的心,他的剑刺出,咽喉溘然酷寒。

燕十三的剑已刺入了他的咽喉。

刺入了一寸三分。

高通的剑跌落,人却还没有死。

燕十三道:“我只但愿你知道,要成名并不是件很好受的事。”

高通瞪着他,眼珠已凸出。

燕十三淡淡道:“所以你还不如死了的好。”

他拔出了他的剑,逐步的从高通咽喉上拔了出来,很慢很慢。 

所以鲜血并没有溅在他身上。

这种事他很有履历,衣服若是沾上血腥,很不容易洗清洁。

──要洗净手上的血腥难道更不容易?

× × ×

暮色更深。

剑上的血已滴尽。

剑入鞘时,暮色中又呈现了四小我私家。

四小我私家,四柄剑!

四小我私家的衣着都极富丽,气派都很大,最老的一个须发都已全白,最年青的犹在少年。

燕十三不认得他们,却知道他们是谁。

年龄最老的成名已四十年,一直在关外,独创的“飞鹰十三刺”名震边陲。

这次他入关,为的就是找燕十三。

他不信他的飞鹰十三刺,比不上燕十三的夺命十三剑。

年龄最轻的,是江湖中的后起之秀,也是点苍门下最出类拔萃的门生。

他有天才,他肯受苦。

他的心也够狠。

所以他才出道一年,“无情小子”曹冰的名字已震动了江湖。

别的两小我私家虽然也是好手。

清风剑的剑法轻灵飘忽,剑出如风。

铁剑镇三山的剑法沉稳雄浑,一柄剑竟重达三十三斤。

× × ×

燕十三知道他们,他们来,本就是他约来的。

四小我私家的眼睛都在盯着他,谁也没有去看地上的尸体一眼。

他们不肯在未脱手前,就折了本身的锐气,地上死的无论是什么人,都跟他们没有干系。

只要本身能在世,无论什么人的死活,他们全都不在乎。

燕十三笑了笑,笑容也很倦怠,道:“想不到你们都来了。”

关外飞鹰冷冷道:“我原来觉得你只约了我一小我私家。”

燕十三淡淡道:“可以或许一次办理的事,为什么要多费事。”

曹冰抢着道:“来了四小我私家,谁先脱手?”

他很急。

他急着要成名,急着要杀燕十三。

铁剑镇三山道:“我们可以豁拳,胜的就先脱手。”

燕十三道:“不必。”

铁剑镇三山道:“不必?”

燕十三道:“你们可以一起脱手!”

关外飞鹰怒道:“你将我们看成了什么人,怎么能以多欺少!”

燕十三道:“你不愿?”

关外飞鹰道:“虽然不愿。”

燕十三道:“我肯!”

他的剑已出鞘。剑光如飞虹掣电,突然间就已从他们四小我私家面前同时闪过。

他们想不愿也不行了。他们的四柄剑也同时出鞘,曹冰的脱手最快,最狠,最无情。

关外飞鹰已纵身掠起,凌空下击,飞鹰十三式本就是七禽掌一类的武功,以高击下,以强凌弱。

只惋惜他的敌手更强。

曹冰霎时间已刺出九剑。他并没有去留意此外人,只盯着燕十三,他惟一的愿望,就是要这小我私家死在他剑下。

惋惜他这九剑都刺空了,原来在他面前的燕十三,人影已不见。他怔了怔,然后就发明白一件可骇的事。

地上已多了三个死人。

每小我私家咽喉上都多了一个洞。

关外飞鹰、清风剑、铁剑镇三山,这三位江湖中的一流剑客,竟在一瞬间就都死在燕十三剑下。

曹冰的手酷寒。他抬起头,才望见燕十三已远远的站在那棵古树下。

杀人的剑已入鞘。

曹冰的手握紧,道:“你……”

燕十三打断了他的话,道:“我还不想杀你!”

曹冰道:“为什么?”

燕十三道:“因为我想再给你个时机来杀我。”

曹冰手上的青筋凸起,额上的盗汗如豆,他不可接管这种时机。这是种侮辱,但是他又不肯放弃这时机。

燕十三道:“你归去,练剑三年,不妨再来杀我。”

曹冰咬着牙。

燕十三道:“点苍的剑法很不错,只要你肯练,必然尚有时机。”

曹冰突然道:“三年后你若已死在别人剑下如何?”

燕十三笑了笑,道:“那么你就可以去杀谁人杀了我的人。”

曹冰恨恨道:“你最许多几何多保重,最好不要死!”

燕十三道:“我也但愿会如此!”

× × ×

暮色更深,暗中已将覆盖大地。

燕十三逐步的转过身,面临着暗中最深处,突然道:“你好。”

过了好久,黑黑暗公然真的有了回应,道:“我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