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衡水科技 > 文章内容

张家口公安网:华为等巨头插手RISC-V阵营,是为了反抗ARM吗

日期:2020-03-11 浏览:

在媒体报道ARM mini China将在中国大陆IPO后,有网络舆论就把这件事和美国伯克利研究团队开拓RlSC-V,并吸引了IBM、NXP、西部数据、英伟达、高通、三星、谷歌、华为等100多家科技公司插手RISC-V阵营的工作接洽起来。并认为美国推广RlSC-V是为了打垮ARM,进而实现节制全球CPU的阴谋。

其实,RlSC-V就是一个学术性质的开源CPU,全球100多家科技公司插手RlSC-V阵营,更多是基于贸易好处上的考量,和“阴谋论”、“大棋党”完全扯不上干系。RlSC-V给中国最大的启示,则是自建独立于Wintel、AA的技能体系没有那么难。

什么是RISC-V

RISC-V读作RISC Five,意思是第五代精简指令处理惩罚器。取这个名字只是因为美国伯克利研究团队的David Patterson传授在此之前已经研制了四代精简指令处理惩罚器芯片。

RISC-V并非国度意志的产品,仅仅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项课题研究产品。在2010年,伯克利研究团队要设计一款CPU,然而,英特尔对X86的授权卡的很死,ARM的指令集授权又很是贵,并且ARM 32的授权卡的也很是严,仿佛只有苹果、高通等4家公司得到了授权。像海内华为、展讯等公司仅得到了ARM 64授权。

由于在2010年,MIPS其时还没被Imagination收购,SPARC还没有被甲骨文放弃,IBM也还没有搞Open Power。这样一来,伯克利的研究团队的选择仅限于DEC谁人已经鸣金收兵的Alhpa、惠普本身都放弃了的PA-RISC,以及连英特尔都推不动的安腾……在这种情况下,伯克利的研究团队很是有魄力,抉择从零开始设计一套全新的指令集。

在许多媒体的报道中,界说一套指令集被描写为黑科技,但事实上,实现一款高机能的CPU和环绕指令集构建软件生态才是真正具有挑战性的事情,界说一套指令集的难度并不大,伯克利的研究团队4名成员仅用了3个月就完成了RISC-V的指令集开拓。


张家口公安网:华为等巨头插手RISC-V阵营,是为了反抗ARM吗

RISC-V指令集

由于伯克利研究团队缺人缺钱,于是抉择将RISC-V开源,成为CPU中的Linux,在得到各方支援后,又相继开拓了一些产物。

今朝,伯克利研究团队已经完成了基于RISC-V指令集的顺序执行的64位处理惩罚器焦点(代号为Rocket),并前后基于45nm与28nm工艺举办了12次流片。Rocket芯片主频1GHz,与ARM Cortex-A5对比,实测机能较之高10%,面积效率高49%,单元频率动态功耗仅为Cortex-A5的43%。在嵌入式规模,Rocket已经可以和ARM争市场了。

上百家科技公司插手RlSC-V阵营和阴谋论无关

在媒体报道ARM mini China将在中国大陆IPO后,有网络舆论就把这件事和RlSC-V接洽起来,认为美国推广RlSC-V是为了打垮ARM,进而实现节制全球CPU的阴谋。而ARM mini China将在中国大陆IPO则是中国方面的反制法子。

然而,则完全是媒体不懂技能情况下的胡乱遐想。ARM mini China将在中国大陆IPO只是日本软银让中国大陆股民当接盘侠,和“在下一盘大棋”完全没有干系。对比之下,中资配景的基金全资收购Imagination,并由原紫光团体李力游博士出任CEO,更像是“在下一盘大棋”。


张家口公安网:华为等巨头插手RISC-V阵营,是为了反抗ARM吗

插手RlSC-V阵营的公司和学术机构

别的,全球上百家公司插手RlSC-V阵营,和媒体报道的美国想要打垮ARM,进而实现技能把持完全扯不上干系,甚至媒体的立论都是有问题的,这里简朴的澄清一下:

美国基础没有打垮ARM的须要,究竟ARM的主要研发中心都在美国,原来就是美国人设计的,焦点技能把握在美国人手里。FBI、CIA假如需要,随时可以拜访ARM研发中心调取焦点机要。即便今朝ARM被日本软银收购,但思量到驻扎在日本的数万名美国大兵,以及日本一直对美国奴颜媚骨,ARM不能能离开美国的掌控。

美国想要打垮ARM基础没有那么贫苦,基础不需要另搞一个RISC-V。美国当局只要对ARM施行各类限制政策,就可以垂手可得抹杀ARM。好比像限制中国自主CPU那样,要求台积电、联电、格罗方德、三星、中芯国际等Foundry克制给ARM流片,高通、苹果、华为等ARM阵营IC设计公司就会像中兴那样陷入休克。除了利用政策大棒之外,贸易上拉偏架也是一个选择,美国当局只要全力支持X86就可以了。即便不扶持X86,MIPS、Aphla、SPARC、安腾、PA-RISC随便找一个都可以,何须去搞什么RISC-V。

插手RISC-V阵营更多是因为贸易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