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衡水热点 > 文章内容

伸博网:网红“手工耿”的现实困境

日期:2020-02-04 浏览:

原标题问题:网红“手工耿”的现实困境

他羡慕周星驰拍了一辈子的惨剧电影,如何怀揣着热爱的事情走到这么远,是人这终生的命题。


伸博网:网红“手工耿”的现实困境

耿帅在展示他制作的不锈钢风车。新京报记者赵蕾摄

文|新京报记者赵蕾

编辑|胡杰校对| 郭利琴

本文约5555字,阅读全文约需11分

10月20日晚上8点多,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杨村一间平房内传出《阿呵护上了阿强》的旋律,30岁的耿帅身体随音乐摆布摇摆着。他正在直播,一张胡子拉碴的圆脸刚好装进10厘米外的手机镜头里。

现在,距离耿帅发布第140个视频刚过去十个小时。在快手上,他最新创作的“便宜桌游烤串器”累计播放已有101万多次,是他所在的杨村人口数的200倍。

耿帅,在网上叫“手工耿”,是网络上传布的不锈钢“脑瓜崩”、“加特林机枪”、“雷神锤包”、“菜刀手机壳”等创意“制造”的制作者,被网友们称为“制造界的泥石流”。

一年前,他将这些看起来没有实用价值的制造拍成视频,陆续传到网上,再配上一段不苟言笑的解说词,被网友笑称“除正事,其他什么都做”。

上个周末,耿帅的快手粉丝突破两百万人。他自嘲,“以前身边人笑话我总做没用的东西,那会我是‘疯子’,此刻好了,有百万人讽刺我,我是网红了”。

作为网红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在短短半年内播种着人气和功名,却也逐渐受其所累。

不清闲

“前两天还有个外国的记者来采访我,挺好,她说啥我一点听不懂,我说的她也不明黑,我俩就瞎比划,然后采访愉快地结束了……这件事吧,启发我要与世界接轨,传闻外国人都喜欢我这种造型的,长头发,大胡子,邋里龌龊,我以后把胡子贮备起来,也不洗脸了,回归自然,这就更有国际范儿……”

20日晚8点半,在先逗了这么一段开场黑后,耿帅在快手上的直播开始了。他衣着蓝色牛仔工装裤,披一件赤色夹克衫,捆长发的赤色皮筋松了,他任由另外的头发凌乱披散。

不出20分钟,点赞人数超出2万多,观看人数2600人。

直播室设在他十平米的工作室,墙上挂满了各种工具。耿帅咧着嘴坐在电脑桌前。他夸着本人这张“土帅”的脸从小就受中老年妇女的欢迎,直播间的气氛逐渐被点燃,没一会儿他额头上溢出汗珠。


伸博网:网红“手工耿”的现实困境

耿帅的工作室。新京报记者赵蕾摄

看到一位粉丝延续刷了两百元的礼物,他高喊“谢谢老铁!”,声音粗莽、亢奋。

这些人气大都来源于他在网上发布的“制造”视频。地震防抖吃面容器;防身用的雷神锤子挎包;菜刀改造的“梳子”……在耿帅近一个月的作品里,被讨论最多的是“脑瓜崩接济器”。

视频中,他用不锈钢和弹簧制成的中指指套弹碎了一个玻璃水杯,另一个生鸡蛋则被他弹碎并飞出十厘米。

他严肃地解说道:“伴侣之间开打趣,有些人因为身体本质原因,无法弹一个清脆悦耳的脑瓜崩,这个就能帮你熬炼中指力量。”

六万多网友随之吐槽,有人答复说,“无用的东西做得太超卓了”,也有网友调侃他为“中国版爱迪生”。


伸博网:网红“手工耿”的现实困境

耿帅制作的“脑瓜崩接济器”。图片来自网络

对于耿帅,网络外又是另一个戏谑世界。

直播前一小时,他在家门口的饭馆用饭,三四个年轻男子喊着“网红”,拉住他敬酒,合影,他脸上的脸色抽搐着,似笑非笑。人走后,他才小声说,“哎,不认识,真尴尬”。

耿帅的日常活动范围梗概是以家门口为中心的方圆一公里地。

早午饭是右转50米的十字街上的驴肉火烧和豆腐脑,生活用品是两步路就到的超市。每周去百米外的父母家吃顿饭,一个月去一、两次徐水批发钢材,他的物质需求仍旧仅限于此。

以前,村民和亲人只知道他话少,内向,圆鼓鼓的大眼睛一瞪,可以拒人千里之外,“喜欢一个人关起门来想事情”。

如今,大家觉得不胜设想,这个大块头的“宅男”在快手上“不苟言笑地胡说八道”的视频火了,他“制造”的那些奇怪无用的物件上了各大社交平台的热门榜单,越来越多的人登门访问。

但对耿帅来说,不管在现实还是网络中,他并无坦然蒙受被推到舞台中央的感觉。受人追捧的同时,他始终觉得,大部门人都在“看热闹”。

“不清闲才是最真实的”,耿帅不敢暗地标明这份不适。他尽量转移注意力,“我最关心的还是先博得大家对这些作品的存眷。”

生意没起色粉丝数却“蹭蹭”涨上来

耿帅喜欢用自创的一句话形容做的东西,“猛一看觉得有用,再看好像又没用,连续看似乎又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