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衡水热点 > 文章内容

皇冠正网APP:“过年租友”陷阱多 多个平台暗藏色情服务信息

日期:2020-01-18 浏览:

  “自身离异4年,收入不变,父母年事已高,着急要儿媳妇,要求春秋30岁以上女性,每天350元至500元。”

  “自身女,过年‘绿色’出租,每天1500元,私聊。”

  ……

  春节临近,为了应付家人催婚的租友市场,再次“火”起来,各大社交平台相继浮现租女友、租男友的相关信息,租友网站、租友APP也酷热起来。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租友平台几乎不审核用户信息,充值为会员后还可对原来失密的别人信息进行检查,一些平台甚至潜伏色情供职信息。

  被催婚欲租女友春节“应急”

  “我妈前几年对我找的对象各种挑剔,此刻唯一的希望便是我赶紧领一个女伴侣回家过年。”河北张家口的梁先生说起本人发布租友的原因,颇有些无奈。

  31岁的梁先生,前段时间曾鼓足勇气向心仪的女孩表黑,但失败后就没表情再找对象,眼看过年,父母又在紧催,只好沉思在网上雇个女伴侣“应应急”。

  与梁先生相反,刚刚大学结业的小蒋是河南一所城市小学的教师,每到周末节假日均可回家伴陪父母,这个寒假他在网络上发帖想把本人租进来。“我们学校寒假长,过年把本人租进来几天也没什么关系。”当记者询问他如何收费,有没有考虑到会上当财骗色等问题时,小蒋表示没有考虑到这些信息,“800元一天,回家牵手、拥抱都可以,但绝不考虑接吻、同床。”

  比拟小蒋,21岁的四川女孩艾文(化名)有过3次出租本人的经验。艾文介绍,她平时会在QQ群内发布“绿色”出租信息,所谓“绿色”便是不波及性,过年和男生回家可以见亲戚好友,到场聚会不喝酒、居住同一房间不同床、收到红包等礼物也将交给对方。

  当问及如何收费和支付时,艾文表示,每天收费1500元,同城可面谈,异地需对方购买车票,交易通过第三方平台进行。

  对于租友市场,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租友行为并无被法律明令禁止,租友行为目前其实不违法。韩骁说,租友素质上是一种劳务雇佣关系,而不是租赁关系。

  网上租友赔了机票钱和定金

  网络租友的起源,最早能查到的是2008年,一名叫“陈潇”的女孩出租本人的闲暇时间,尔后,越来越多的人有了租友的需求,一些租友网站和App租友平台也随之出生避世。

  梁先生便是通过租友网站和婚恋网站寻找出租者,但这些网站都要求注册会员,能力看到租友联系方式等信息。两个月内,梁先生已注册7个网站的会员,会员费用最低的也需100元钱。但注册缴费后,消息就如不知去向,几乎没什么回应。

  元旦之后,在京工作的李响(化名)通过社交聊天APP,认识了一位来自新疆乌鲁木齐的姑娘,最后双方以900元一天的价格成交,姑娘来往路费及吃住由李响支付。

  双方视频聊天后,姑娘把个人身份证信息发给了李响,李响也为姑娘购买了往返机票,并支付了100元定金。但让李响没想到的是,越日姑娘以担心个人安详为由将李响拉白,电话也无法买通。机票退费和红包、定金无法要回,李响损失上千元。

  除诈骗财帛,租友也波及一些其他风险。

  而据媒体暗地报道,徐州人高某不停在浙江打工,父母隔三岔五地催婚。2014年春节前,为了向父母交差,高某租了“女友”带回家。“女友”是在徐州上大学的谢某,为了赚钱出租本人。期间,高某与租来的“女友”越过了“雷池”。几个月后,谢某却发现本人怀孕了,只好去做人流。

  依照裁判文书网相关裁决书表现,租友还引发过多起刑事案件,此中一起案件中,应聘的女子被杀害。

  租友网站不审核注册信息

  搜索引擎内搜索租友,浮现相关成效1600万个,随机进入几家网站后,记者看到许多待租男女的照片,有些待租女性穿着暴露,还有一些使用明星照片的账号也被列为待租。

  记者使用网络图片在注册网站时,网站并未对用户所填写的注册信息和照片真实性进行核实。其它,网站明确写着租友注册时的手机号等私人信息不会对外表现,但记者以女性出租者身份注册后,很快就收到了多位陌生人的电话和微信好友申请。

  1月18日下午3时,记者收到一条短信“我想租女友,加微信。”

  记者添加微信后得知对方姓陈,本年34岁,在北京工作,月薪一万多,表示匆仓促联系是因他父亲第一次来北京,想租个女伴侣伴他一起吃个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