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衡水民生 > 文章内容

衡水旅行社_常德男子泰国醉酒跳车身亡法院:两旅行社各担责30%

日期:2019-06-12 浏览:

不测产生在泰国地接社伴有游玩期间,常德国旅是否要补偿?法院:两旅行社各担责30%

2015年3月30日凌晨,在泰国芭提雅的街头,一辆泰国双排座车从酒吧动身驶向酒店,车上的中国游客迷恋在旅行的快乐中。就在此时,一名醉酒男子突然起身,从车上一跃而下。

男子姓王,这本是他与妻子的度假之旅。身亡后,家属将常德国旅和中铁国旅两家旅行社诉至法院。5月13日,该案二审裁决书在网上暗地,两家旅行社须要各承担30%的补偿责任。

常德的王先生与妻子特地报了个团,前往泰国度假。如果没有那场不测,这趟泰国之旅原来可以非常圆满。

然而,就在行程临近结束时不测产生了:2015年3月29日晚上,王先生在芭提雅的酒吧狂欢后醉酒,凌晨乘坐泰国双排座车欲返回住处时,突然起身越过导游跳下车,经抢救无效死亡。

之后,因补偿无法告竣一致,死者家属将常德国旅和中国铁旅诉至常德市武陵区法院。

事发男子在泰国醉酒后跳车身亡

中国男子在芭提雅醉酒后跳车身亡,2015年3月,泰国“星逻日报”和“世界日报”陆续对该变乱进行了报道

该男子正是来自湖南常德的王先生,他与妻子杜女士特地报了个团,前往泰国度假。如果没有这场不测,对于杜女士来说,这趟泰国之旅原来可以非常圆满。

2015年3月6日,杜女士与常德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签订一份《团队出境旅游合同(代理招徕专用)》。合同约定,杜女士与丈夫王先生二人随团去泰国旅游,时间为2015年3月26日至2015年4月1日,费用为二人3120元,杜女士作为代表在该合同上签名。此外,杜女士、王先生等人还另交纳了每人1000元的旅游费用。

因为常德国旅不具有经营出境旅游业务的资质,它与湖南中铁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签订《泰国团队确认单》,由中铁国旅负责安放泰国境内的旅游供职事宜。

合同签订后,常德国旅安放工作人员李某作为领队全程伴有杜女士、王先生等18人开始泰国旅游,而中铁国旅安放泰国地接社为旅游者提供泰国旅游供职,泰国地接社向旅游者收取了每人600元的活动费用。

王先生等旅游者在泰国度过了一段愉快日子,就在行程临近结束时,泰国地接社发现王先生等旅游者交纳的费用还没有消费完,于是安放他们在2015年3月29日晚上来到泰国芭提雅的酒吧游玩。

结束完在酒吧的狂欢,当晚11时许,李某带领杜女士等14名游客先回到住处。王先生醉酒后直到3月30日凌晨零点20分摆布,才与地接社导游等4人一起,乘坐泰国双排座车欲返回住处,导游手扶栏杆站在车尾部的中间位置。

途中,王先生突然起身越过导游跳下车,经抢救无效于2015年4月4日死亡,死亡医检陈诉表现其体内酒精含量到达84毫升。

之后,常德国旅垫付了医疗费、尸体运回国内费用等共计12万余元。此外,

衡水新闻

衡水新闻网汇集更新衡水各类新闻,精彩的社会新闻、最新的政策新闻、各种旅行攻略和教育咨询,各种解读和追踪报道24小时不间断,经历多年在衡水人民心中积攒了好口碑和广知名度,它既是最有用的本地新闻网,又是衡水文卫与经济建设的线上宣传平台,贴近生活,用衡水新闻网共建美丽衡水。

,还向王先生家人补偿了15万元。

一审裁决两家旅行社共担责60%

王先生去世后,因补偿无法告竣一致,杜女士与王先生的父母一起将常德国旅和中国铁旅诉至常德市武陵区法院。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因泰国地接社收取的旅游活动费用未消费完,王先生在地接社安放的酒吧活动中醉酒,返回途中突然起身跳车,对于本身危险性行为具有较重大谬误,酌定其对本身死亡后果自担40%民事责任。

其次,本案中,虽然常德国旅与王先生等旅游者之间就旅游相关事宜签订的是《团队出境旅游合同(代理招徕专用)》,但在整个旅游过程中常德国旅均以本人的名义安放了领队全程伴有,并实际上履行了相关合同义务,在本案中系旅游经营者。

常德国旅因无出境游资质,其就旅游者的泰国旅游问题与中铁国旅签订了《泰国团队确认单》,常德国旅依约支付了相应合同款项,中铁国旅亦委托了泰国的地接社为旅游者提供泰国旅游供职,故中铁国旅与旅游经营者常德国旅存在合同关系,并辅佐常德国旅履行旅游合同义务,在本案中系旅游接济供职者。

事发当晚,旅游者王先生等人在旅行社安放的酒吧活动中饮酒后,旅行社未安放安详度较高的乘坐工具,亦无证据表现常德国旅安放的领队或地接社导游尽到相应安详提示、警醒义务,常德国旅、中铁国旅在本案中均答允担相应民事补偿责任。

结合案情,依法酌定常德国旅、中铁国旅各承担30%民事补偿责任,太平洋保险在责任保险限额范围内代替中铁国旅承担补偿责任。一审法院确定被告总损失合计84万余元,该损失由常德国旅补偿25万余元、太平洋保险代替中铁国旅补偿25万余元。

二审裁决采取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裁决后,原一审第三人太平洋保险湖南分公司与一审原告中铁国旅提起上诉。